草莓味的红豆饼

喜欢酸味的甜食

梦境3

“你在想什么?”空朦的声音在耳边响起。

路过的麋鹿寻找着青草,鼻间温热的呼吸惊醒了沉睡中的歌林,她是一位精灵,还达不到野草的高度,小小的胳膊,纤细的身子,睡在两朵蘑菇的下面。

她振动透明的翅膀,带起一阵风,划过了周围的草叶,擦过麋鹿的鹿角,飞的歪歪扭扭,脑子也是迷迷糊糊。

又来这里了,【乌托邦】。

每次来到这个梦境,她就会成为【歌林】,这个绣在她白色礼装的裙尾上的名字。

越过那只偶然走到这里的鹿,她放低了高度,感受着这里充斥的花香,这是一片无边花海,她每次“醒来”的地方。

她从未看见过花的凋谢,每当她来到这里,总是花开的最好的时候,花的种类有时会变,却都是她喜欢的,今天,是栀子花,她的最爱。

“这是你最喜欢的,对吧?”不知名的声音再次响起。

是的…可是你是谁?为什么如此了解我?歌林围绕着一朵花默默地问。

没有人回答,四周只有她翅膀振动的声音。

但是今天的花海有了不同,又或者是她终于到了尽头,她看见了一座白色铁门。

她在花的缝隙里偷偷地看,白色的门缓缓地打开了,上面刻着精致的玫瑰图案,她也喜欢这种花,却只在别的梦境中见过。门外站着一个人,纯白色几乎构成了他的所有,像是用纸片剪成的似的,没有五官的面部上,画了一个弯弯的胡子。

你是……!你是…谁…?仿佛有什么要冲破头脑。

熟悉的感觉让她瞬间难以呼吸,她迫不及待向大门飞去,然而门却消失了,连带着下面的小人也不见了。只留下一些像星星一样的碎屑,闪着光掉落到了重新出现的花海上,她以为的尽头被重新覆盖。

她知道,那是梦境崩溃的样子,她在不同的梦境中穿梭时已经无数次看到过,却没有任何一次让她如此失落,她渴望再次见到那个人,即使他只是一个画着小胡子的纸片。

‘快醒醒吧’这次声音直接在她心中响起。

可是,我一直醒着的啊。只有在梦中,才能醒来,我是【歌林】,在梦中诞生的精灵,一旦离开,我将不再存在。

有什么从头顶上飘落下来,歌林下意识紧紧抓住,是一根火红色的羽毛。她抬起头,天空中空无一物。再低头时,脚下的花朵正在渐渐地变得透明,化为闪烁的粉末。

要离开这里了。

告诉我,醒过来,是什么意思?

歌林闭上了眼睛。

梦境2

布谷小姐一直在说,她的梦想是在天空飞翔。

我的心里重复着一句话:不要被她骗了,你讨厌天空,更厌恶飞翔。

布谷小姐是从另一个梦境,飞越海洋,来到这里的。
梦的国度,【乌托邦】。

她停在一颗结着火红色果实的大树上,它们仿佛是树上燃烧的火焰。树顶的枝伢因为她的停留微微晃动,海风拂过她的羽翼,也是红色的,一根羽毛脱离了她的翅膀,缓缓落在一个果实上。

她用自己的喙小心翼翼地去啄“火焰”,那颗果实却是冰冷的,果肉化为甘甜的汁水一部分滑入她的嘴里,剩下的滴在一片树叶上,然而瞬间那片树叶就燃烧了起来,火焰烧出了四个扭曲的空洞,组成一个名字【布谷小姐】。

她惊讶地飞了起来,碰掉了更多的果实,每一颗掉落的果实变成了真正的火苗,燃烧,坠落,一层又一层,点燃了无数的叶片,灰烬开始翻飞,火星在肆虐,浓烈的焦糊味掩盖了海风的腥咸,整棵树从树冠开始向下剧烈燃烧。

不,不,我不是一只可以自由翱翔的鸟。

布谷小姐害怕地越飞越远,她略过那些火红果实的树,远远地看见了一扇巨大的白色铁门。

我无法飞翔。

她毫不犹豫地飞越过大门,没有注意到门下有一个小小人影。

梦醒了。

焦糊的味道没有散去,反而浓烈了起来,在一瞬间刺激出生理性的眼泪。我匆匆跑到厨房,关掉灶台上的火,原本乳白色的牛奶,现在只剩下贴在锅底难以分辨的黑炭,可能这只锅也没有办法再用了吧,我的心情变的很糟。

布谷小姐看向窗外,泪水顺着眼眶落在滚烫的锅中,嘶嘶作响。

这一次,不是因为难以忍受的味道。

梦境1

这是梦中的国度,【乌托邦】,这里的人这样称呼这个世界。

胡子先生第一次来到这里的时候,是在一次难得的长时间睡眠中。他穿过一个通道,跟着记忆中劣质的香肠面包混合着奶油蛋糕的味道,仿佛熟悉的朋友在这个狭窄的地方牵着他的手将他带向出口。

胡子先生当然不叫胡子先生。

通道的出口有一扇合拢的白色铁门,门缝间雕刻着玫瑰与夜莺,最高处有两个牵着手的天使。每朵玫瑰上挂着一张卡片,他拿起了其中的一张然后打开,【亲爱的胡子先生】,上面用金色的颜料勾勒出了七个字,没有下文。下一秒,天使的手互相远离,门慢慢地开了。而他,拥有了在梦境中属于自己的名字,他笑了。

梦醒了。

胡子先生回到了现实的世界,嘴角还带着梦中的温暖孤度,时间刚刚好,分针与时针连成一条直线,阳光从地平线上开始浸染墨蓝的天空,大地将再一次充满光明。

可是,属于我的天空永远是黑暗的。

胡子先生默默地想。

无法交流绝对不是单方面的问题,孤单时总是渴望将真心吐露。
门扉半开,我仍然胆怯懦弱地站在门后时,你用淡漠教条的话语,让我静静将门重新合拢,不露一丝缝隙。
你只看到了我关门时冷凝的嘴角,看不到我碎裂疼痛的心。
我的眼中没有酸涩,内心却满溢出来泪水,
浇灌我的身体,让她在深夜隐隐作痛。
那就这样吧。
不说,不问。
一切都好。

瞬间表达了我刚开始使用时的所有感受。。

一只虾饺:

lofter更新,宝宝有小情绪了。

user的审美,有时候就是这么不讲道理。设计师越是觉得好好看,user越是觉得这都是些什么鬼(。

哼 不开心!

希望2016能更接近理想中的自己吧!